【你好!河南40年】1986:洛漂队穿越长江 崔健吼出《一无所有》 春都火腿“起舞”

2018-08-28 11:49:49 东方今报


【图:1986年11月16日,洛阳长江漂流队归来。但是,同去的八人中杨红林(洛阳市公交公司职工)、张军(洛阳五三七厂职工)却永远留在了长江。(本报资料)】

       1986,崔健唱响了一无所有,诗歌掀起一股激流,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建成通车像是一支豪情洋溢的进行曲,而全中国民众都在关注一个话题——长江漂流,其中,河南洛阳8名青年自发组织、自筹资金组建了中国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痛饮壮行酒……

       1986,在乡镇企业的崛起过程中,民企与国企联营成改革典型,刚刚兴起的火腿肠市场三国杀气正浓,古老的中原大地上的“资本市场”也是一阵骚动……

(一)

       1986年1月15日,中原集贸市场开业,轰动全国。

       时任国家工商局局长任仲林亲手剪彩,现场聚集了30多万人,光维持秩序的警卫就有800多人。后来,郑州建集贸市场“借梯子上楼”的经验还被当做模板推向了全国(筹建资金全部靠工商管理者、商户、农民集资,市场建成后,再将租金返还集资的人,开了全国集贸市场建设的先河)。

       钢筋拱梁、透明瓦顶的中原集贸市场改建后贯通文化宫路、协作路和市场街三条街,南至中原路,北至建设路,西至桐柏南路,总长1370米,总建筑面积33290平方米,整个集贸市场日上市摊位1000多个,顾客达5万余人次。

       据媒体报道,当时的建设所需水泥、木材等原材料都要报批,所有涉及部门积极主动配合,迅速办理,可以说是一呼百应,社会各界纷纷以不同的形式支持中原集贸市场的建设。更令人感动的是,冯记烩面的老板还把烩面锅支到工地上,免费供应参建人员。由于建设后期正值冬天,为防止水泥上冻,民工们还支起火炉,燃着熊熊大火,奋战工地。有些已定好婚期的工商局的同志还推迟婚期,为的是确保工程如期完工。

       然而,开业没多久,这个大赶快干的工程就暴露了问题。原来,按施工图纸要求,楼层上面应该铺上三层柏油两层油毡,由于天寒地冻,柏油油毡全没使用,便草草收工,导致逢雨就漏,商品遭灾。

▲1986年建成的苑陵商场正在“蜕变”之中,不久之后,这里将可能蜕变成一间快捷酒店。(袁晓强/图)

       1986年,郑州第一个批发市场—苑陵商场开建,两年后建成,郑州的火车站周边一带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正式崛起,郑州交通枢纽带来了商品的经济效应,只是,30年后的今天,想要转型升级却早已尾大不掉了。

       这一年,郑州海关正式成立,30多年后的今天,不沿边、不靠海、不临江的河南通过不断努力,早已成为了中原腹地对外开放的最前沿。

▲郑州海关制作的建关纪念章

(二)

▲当时的烩面馆就在路边,食客们坐着低板凳在路边就餐。(萧记烩面供图)

       这一年,在人民路与东太康路交叉口的三角地带有一家烩面馆经常人山人海,这里的烩面没有沿袭传统的羊肉烩面风格,而是将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高的海参、鱿鱼加入羊肉烩面中,它就是萧记三鲜烩面,萧记烩面的创始人萧鸿河回忆,萧记刚开张时,连个门店都没有,从一张帆布篷,一张矮桌,一条板凳、一锅汤起家。弹指一挥间,如今的萧记,仅其总店每年就向国家上缴利税100多万元!

▲空中航拍的1986年时期的郑州中心城区。涂红处就是当年萧记烩面所在的地方。(萧记烩面供图)

       也是这一年,樊胜武从烹饪技校毕业后,来到了郑州杜康酒店实习,和煤、洗菜、切菜、炒菜……30年后,他的“阿五美食”在全国开了30余家直营店和加盟店,成为豫菜复兴的领军人物。  

▲毛衣外穿从1986年开始流行,这一年,各种样式的毛衣开始在街头招摇过市。

       这一年,毛衣外穿开始流行,强调肩部线条,实行加厚肩垫,色调崇尚自由。外衣外穿算什么,现在,早都开始内衣外穿了,但在当时的确算得上是一种新潮了。一篇发表在河南日报上的《金秋时节话时装》的小品文记载,那年秋冬季节,女装“紧松型”继续流行的同时,“贴身”、“流线型”款式也将出现,青年男子造型依然是H型和V型,以突出男性的粗犷威武健美的特性,冬天到来时,老棉袄进一步退出市场,代之以轻松方便的滑雪服、皮革服、裘皮衣、仿兽皮大衣等。

▲当年在工体演出时的照片。(来自崔健微博)

       那一年,专业小号演奏员崔健穿上了大概是大清朝的长褂子,两只裤脚一高一低,然后身背一把吉他,如同古龙小说中孤独的大侠一般蹦上了北京工人体育馆舞台,用沙哑、高亢的声音吼出了一首让全场哗然甚至目瞪口呆却又很快传唱大江南北的歌,它就是中国摇滚的开山之作《一无所有》。

▲崔健:中国摇滚乐的一个符号。(来自崔健经纪人微博)

       摇滚乐承载了当年被《一无所有》震撼得目瞪口呆的那一代年轻人的青春、叛逆记忆。每当我们提到中国摇滚的开端,这个场景都会被无数次的描述出来,就像打响革命第一枪的英雄会被历史铭记一样。

       1986年,两位对电影有梦想的人聚在一起。那时候的他们四处碰壁,没有人愿意看他俩拍的电影。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们来翻拍《英雄本色》吧。你当导演,我当监制。”谁知,《英雄本色》一炮而红,小马哥成为年轻人争相模仿的对象,人们除了记住了周润发,狄龙,张国荣,还注意到两个名字:导演吴宇森,监制徐克。

       那一年,筹拍了5年的《西游记》开始播出,每当荧屏上激浪飞溅,石猴蹦出,就是无数个家庭一天最快乐的时候。如今, 86版《西游记》仍旧是假期电视剧的常客,经久不衰。

▲一部《西游记》 几代人的记忆

       除了86版《西游记》,那一年的中国的电视荧屏上,经典的电视剧其实真的有好多,好多,包括但不限于《乌龙山剿匪记》《蛙女》《秦始皇》《林海雪原》《杨贵妃》……经典电视剧不亚于经典电影扎堆的1994年。

(三)

       1986年,《康熙大帝·夺宫》面世,引起轰动。许多人记住了那个雅黄色封面上的作者的名字,二月河。

▲电影《红高粱》剧照

       人们印象深刻的小说还有《红高粱》,《红高粱》发表在1986年第三期《人民文学》上。莫言用整整一节写高粱地这个传奇发生地的意象,他形容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海洋”,然后写高粱地里的雾气,写天地间弥漫着高粱的红色粉末。莫言估计没想到,正是对高粱地这样动人的描写感动了张艺谋,也使他以后的电影里,再离不开这种繁茂的鲜绿了。

       那时,约稿叫“订货”,比小说更火爆的是诗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被公认为中国新诗史上的黄金时代,特别是1985年以后,在各省市,更大范围、更大规模的诗歌热潮,汹涌而出。

       据统计,1986年全国涌现出了2000多家诗社和百十倍于此的自谓诗人。至1986年7月,全国已出的非正式油印诗集达905种,不定期的打印诗刊70种,非正式发行的铅印诗刊和诗报22种……每一本民间诗歌报刊的背后,都是一群热血青年。他们与国家出版之间的隔阂,使人感到火山喷发前岩浆压抑而巨大的力量。

▲穿着父亲羊皮袄的北岛

       这一年,已经停笔的北岛发表了《北岛诗选》(1986),也有一段时间停笔的舒婷也重新执笔,出版有《会唱歌的鸢尾花》(1986),《五人诗选》(1986)等;这一年,由《深圳青年报》和《诗歌报》联合举办的现代诗群体大展盛况空前,震动全国,在报纸上刊发了“中国诗坛1986,现代诗群体大展”7个整版(新5号字)、13万字。全部三辑共发表了64个诗歌流派、100余位诗人的作品与宣言,几乎囊括了当时中国全部的诗人和流派。

▲著名人像摄影师肖全拍摄的诗人群像:前面是北岛、舒婷,后面是顾城、王寅、谢烨。

       那一年,在京召开的中国作家协会创作委员会首次会议上,许多同志指出,作协负责同志应该目光四射,中国作协不能办成“小说家协会”,对诗歌散文儿童文学应给予更多的关注,使文学各翼鼓劲腾飞。 也是在这一年,河南省诗歌青年学会于河南省第一届黄河诗会召开之际在郑州黄河游览区成立。2003年3月16日,河南省诗歌青年学会更名为河南省诗歌学会。 

(四)  

       在黄河诗会的熏陶之中,这一年,黄河游览区又添新项目,跑马、划船、套圈等游乐场已经开始接待游客,除了跑马还有沙漠之舟——骆驼可骑,而造型古朴的木船颇有黄河古渡之味。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黄河游览区也无非是这些。

▲1986年9月,黄河大桥试通车

       这一年,是人民治黄40年,来自沿黄地区的近千名代表和治黄英模齐聚郑州隆重纪念,而对于黄河而言,更有标志性意义的是,当时号称是"亚洲第一大公路桥"的开通,邓小平亲自题写了"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桥名。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国庆节那天飞架花园口之上,就像是一支豪情洋溢的进行曲,一首动人心魄的史诗。

▲夕日的交通“链接”线,今天已经成了郑州市内最拥堵的路段之一。  (袁晓强/图)

       这一年,为了给过河的车辆提供通畅的道路,避免大量过境车辆进入市区,在郑州市区东侧规划建设了一条一级公路,当时称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南接线,它就是今天的中州大道。2006年,经郑州市地名办批准,原107国道郑州段(连霍高速—陇海铁路段)正式更名为“中州大道”,更名后,中州大道纳入郑州城市道路路网管理。而今,老107国道历经数次东移,变成了现在的东五环,新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也已经升级通车。

       除了中州大道,这一年,郑州人民路南段通车,建国初期,人民路南段就列入了郑州市城建规划,但由于拆迁难等问题一再搁浅,虚标了34年,当年,这一规划作为省会重点项目开始实施,短短12天就顺利搬迁了500多户居民和几十个商业网点,创造了令人瞩目的郑州速度。

       随着郑州人口的膨胀,公共交通成了人们议论最多、呼声最高的社会问题之一,公交票价还是50年代初定的,月票成本平均10元多一张,公交公司卖一张月票净赔五元贰角八分,每年仅月票一项,公交公司就亏损一百零六万元,群众买不上月票就骂娘,可公司经理也有理,我这三四千名职工要发工资,要吃饭呀!

▲当年,办张月票并不容易

       这一年,少林寺游览区自来水首期工程竣工,给当地僧俗和八方游客带来佳音,少林寺由此结束了千年缺水史,“双手提水”真功夫失去“实用价值”。年底,少林寺方丈位置在空缺300年之后,迎来了第29代方丈,此人就是释行正。不久后,释行正传位于他的爱徒释永信,少林寺火了。

(五)   

▲1986年12月出版的《长江漂流探险》明信片,纪念勇士们的壮举。

       1986年,比黄河更激动的是长江。

       那一年,6300公里的长江上,有一群人揣着有限的工具和无限的热情,前赴后继地奔向滚滚流水,用生命搏一个“长江首漂”的荣誉。

       一切的缘起都是因为肯·沃伦,一名被中国媒体称为“世界漂流探险家”的人,1985年,他与国家体委下属的中国体育服务公司签订合同,要来中国做长江的首次漂流。美国人要首漂长江的消息,让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人无法接受。西南交通大学电教室摄影师尧茂书发问:“漂流长江这条东方巨龙,为什么不能由‘龙的传人’首开序幕?”1985年,尧茂书为抢在美国人之前,自己独自从长江源头开始漂流,在进入金沙江后遇难。

       反对的人不解:“何苦呢,拼着命去冒那么大风险,有什么意义?”支持的人反问,攀登珠穆朗玛峰有什么意义,打排球踢足球、跳高下围棋有什么意义?

       尧茂书的英雄主义故事引出了无数的“后继”者,全国各地的年轻人要求继续尧茂书的长漂,并且,必须要抢在美国人之前。1986年4月21日,由中国科学院成都地理研究所牵头,在四川成都成立了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简称“科漂队”)。河南洛阳8名青年自发组织、自筹资金又组建了中国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简称“洛阳队”)。两支队伍都在肯·沃伦来华之前一个月,抢先在长江源头下了水。

▲凭着简易的皮筏子和一片雄心,洛阳长江漂流队的几个人就出发了。

       “洛阳长江漂流队”是一支自发组成的队伍,洛阳针织厂的锅炉工王茂军被推举为队长,他手下有7名舍生忘死的硬汉:杨红林、张军、雷建生、霍学义、孙志岭、李勤建和郎保洛。这些人大多都是青年工人、学校教师、郊区农民,他们是那样平凡却藏着狮子般的雄心。

       1986年9月21日,洛阳队先于四川派出的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探险漂流队(以下简称科漂队),完成了下虎跳峡江段的漂流。

       1986年11月25日下午2点30分,“科漂队”的4艘橡皮艇,抵达上海横沙岛以东长江口江海交汇处。长江“首漂”终被中国人收入囊中。

       32年前的那场长江漂流,一共持续了5个月时间,加上尧茂书,中美队、洛阳队、科漂队三个队伍共有11名队员遇难。

       长江漂流是历史上长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的长江已经不可能实现全程漂流了,因为层层水坝已经阻隔了长江,1986年的长漂已经成了千古绝唱。  

(六)

▲发展有特色的乡镇企业,既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问题,又解决了当地经济发展困难的问题。

       1986年前后,乡镇企业开始逐步崛起并开始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

       这一年,巩县回郭镇乡镇企业首次突破亿元大关,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入流通领域,数据显示,1986年河南的农民购销员就有20余万人,占农村劳动力的3.8%。

       登封已届不惑之年的王建亭怀着造福乡亲报效国家的梦想,多方筹措资金,创办起了生产高铝水泥的乡镇小厂,与中国航天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王建亭的眼里,“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为此,他始终坚持自主创新,请来国内优秀专业人才,成立国内高水平的高铝水泥开发实验室,创造了由一家民营企业参与到国家行业标准制订的奇迹,把一个小厂建成为我国首家通过国际质量体系和国际环保体系认证的铝酸盐水泥生产基地,成为全国铝酸盐水泥行业中品种最全、质量最好、出口量最大的现代化企业。       

       与此同时,农村经济的庭院企业开始崛起,投资小易管理,兴起于千家万户、散布在各个区域,生产门路广、调向转向容易,决定了他们的广阔发展前景。比如,孟津县朝阳乡南石山当时有农民230户,就办起了40多个唐三彩生产企业,有户办的也有联户办的,这些庭院企业产值达一百四十万元,占全村社会总产值的80%。

▲乡镇企业规模虽然不大,但是能量并不小。

       当时,发展乡镇企业,市场上流行三种模式,一种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题,以中心城市为依托,以市场调节手段的苏南模式,一种是“以家庭工业为基础,以专业市场为依托,以购销队伍为骨干的温州模式,以及把这两种模式结合起来的耿车模式。比如,巩县、新乡、辉县、林县、登封、偃师等地方流行的是苏南模式,耿车模式,而庭院经济大多流行温州模式,孟津县提出”鸣锣开道“、规划指导、服务协调“,临颍县提出”一村一户一品,分散生产与联合经营、综合利用与系列化生产‘等等都是当时发展乡镇企业的成功经验。安阳柏庄的内衣市场,镇平大龙庙的废塑料制品、长垣县的眼镜市场,兰考县的棒槌乡、帽子乡、瓜子乡等等,都红极一时。

▲随着时间的推进,乡镇企业已经不局限于小作坊模式的生产,也开始向着“巨人”的方向努力前进了。

       乡镇企业崛起,农民企业家鲁冠球(万向集团)、史来贺(华星药厂)成为改革典型,“联营”成为最知名的经营方式。一穷二白的民企与国企联营的方式让民间企业从这个体量庞大而体制僵硬的“大笨象”身上汲取了无尽的“血液”,由被动而变主动,最终占领整个市场。

       那一年,刘庄药厂正式起名为河南新乡华星药厂,史来贺的大儿子史世领当了厂长.2000年上第二期项目,2002年上第三期项目,2003年上第四期项目……,华星药厂健步如飞,而今,早已物是人非。

▲“腾飞吧,乡镇企业!”既是祝愿也是呼唤。

       同样是新乡,那一年,刘炳银将一条意大利飞利浦电冰箱生产线引进,开始生产“新乡飞利浦”冰箱,新飞品牌从此诞生。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中国家庭步入电冰箱普及期,幸运的新飞赶上了这段发展的黄金期。而后,随着股权的变迁,新飞冰箱逐渐走向没落,只挣扎在人们的记忆中,大部分资产已被康佳集团收购。

(七)

       1986年,在“百万大裁军”的大背景下, 王健林转业任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两年后,西岗区房管处下属一个刚成立不久的房地产公司,因总经理的经济问题负债几百万,濒临破产。 西岗区政府为了拯救这个“烂摊子”,面向全区公开招贤——34岁的王健林抓住这个机会,攫取第一桶金,这个小小的房地产企业就是万达集团的前身。 

       这一年,算是半个河南人的张朝阳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同年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赴美留学。后来接棒联想的杨元庆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没有等学校给他分配单位,就跑进了中关村。后来创办了中国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新浪的王志东,当时还在北大无线电系读书,他没等毕业也跑到中关村去打工了。河南省市内电话按城市人口统计,每百人平均只有0.27部,只有全国水平的一半,农村电话普及率更低,不到千分之一。

▲河南的火腿肠大战,最终留下了双汇。(袁晓强/图)

       对于河南来说,最火的商战还是食品领域。

       这一年,洛阳肉联厂迎来了转折,它的掌门人叫高凤来,执掌肉联厂已经有16年的光阴。高凤来在当年的国际食品机械博览会上,对一套日本人生产的样机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他把这个机器带回家,生产出了名噪一时的“春都”火腿肠。

       当时,这个像红蜡烛一样的食品,还是个新鲜东西。为了能让火腿肠迅速打开市场,1988年高凤来拍板,拿出来50多万元为春都火腿肠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很快春都火了起来,很多洛阳人都记得,那时候走亲戚拿上一箱春都火腿肠是一件很气派的事情。

       当然,它的影响绝不仅仅是一根火腿肠,很多人倾向于把1986年春都(火腿肠)品牌的诞生算作河南企业的品牌化建设起始。尽管在这之前,也一直有企业品牌一说,但处在产品导向时代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企业只有注册商标而没有现代意义的品牌概念,就全国的企业而言,他们很少注重品牌的宣传,更谈不上品牌化建设。由此看来,春都品牌的诞生无疑具有历史的开创意义,它不仅开创了一个行业,还提供了一个企业发展的范本。

       也是在这一年,只有40万人口的漯河市升格为省辖市,同时被批准为全国经济体制改革试点市。双汇集团的前身漯河肉联厂从省里下放给漯河市管理,这或许是它转折的起点,46岁的万隆刚刚成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工厂的掌门,似乎还没意识到那些“会跳舞的火腿”的魅力。这一年,我国屠宰行业放开,卖肉的越来越多,生猪价格不断上涨,而猪肉价格却持续下跌,“再收购,就是死路一条”。于是,万隆把眼光瞄向了军事实力强劲,轻工业却非常落后,尤其急缺猪肉、牛肉、羊肉的苏联,直到1992年苏联解体,才正式上马火腿肠。

       1986年前后,郑荣集团的前身郑州肉联厂也开始走向鼎盛。它的掌门人是王全贵。

       由于郑州的消费量大,这个建于50年代并拥有铁路专线的工厂每天要宰杀8000头生猪。与万隆的小厂相比,这里猪源充足。即使是下大雪,农民们也会冒雪赶着猪往厂里送,车间里整夜都是灯火通明,工人们干劲十足。1990年郑荣推出了“郑荣”火腿肠,生产出小至16克、大至1000克的多规格火腿肠,同时为了方便不同消费者的需要,有效地与春都竞争,厂里请来外国专家把火腿肠演绎出汉堡式、法兰克福式、英格兰式、维也纳式的种种洋风味,业内当时把郑荣叫做肉联行业的“联合国”。

▲记忆中的火腿肠,曾经红火的市场如今只剩下了双汇一枝独秀。

       洛阳春都、郑荣、双汇一度被称为火腿肠行业的“三驾马车”。骤然形成强大的产业群体优势,为河南省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然而,这种辉煌却没那么持久,“郑荣”、“春都”在上世纪末期都陷入了困境,并逐渐都消失在河南人的视野里,唯独“双汇”一枝独秀。

(八)

       1986年,古老的中原大地上的“资本市场”也是一阵骚动。

       这一年,高瓴资本集团创始人张磊刚刚考入驻马店高中,还没有开启他叱咤风云的资本生涯。证券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郑州证券公司开业,结束了建国以来河南省有价证券不准买卖的历史。郑州证券是我国证券市场最早的三家专业证券公司之一,后来更名为黄河证券,再后来,更名为民生证券。

▲刚开始进行试点的邮政储蓄采用各种手段吸收储户的存款。

       这一年,郑州市区银行储蓄网点只有68个,平均一万两千余人才有一个网点,邮政储蓄开始试点。

       这一年,全国城乡储蓄突破两千亿元,我国农民人均存款首次突破百元大关,而在官方媒体的报道中,以富裕闻名遐迩的“老先进”新乡刘庄,全村集体总收入已经达到了630万元,公共积累达到了1495万元,人均占有收入4923元,银行存款户均12000多元。那时候的刘庄用6年的时间建成单面双层楼房十三排41幢,1410间,农民已全部搬入新居,人均住房面积23.7平方米,家家有电视、洗衣机、收录机,一些家庭添置电冰箱和摩托车,许多青年已经穿上了毛料西装。

       这一年, 国务院颁发《个人收入调节税暂行条例》,并从1987年1月1日执行。此时,征收个人收入调节税主要基于社会公平,但由此拉开的个税征收制度,并没有按照初衷发挥其社会调节功能,如今,最新版的个税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还没有正式揭开面纱。

       同一年颁布的影响较大的政策还有“改革劳动制度的四项暂行规定”,即《国营企业实行劳动合同制暂行规定》、《国营企业招用工人暂行规定》、《国营企业辞退违纪职工暂行规定》和《国营企业职工待业保险暂行规定》。其中,对老百姓影响最大的是:企业新招收的工人开始实行合同制;企业招收工人要面向社会,公开招收,全面考核,择优录用,废除了“子女顶替”和“内招”;企业可以辞退违纪职工;对职工实行待业保险。

       这一年,国务院做出《关于深化企业改革增强企业活力的若干规定》,提出全民所有制小型企业可积极试行租赁、承包经营。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要实行多种形式的经营责任制。各地可以选择少数有条件的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进行股份制试点,而郑州照相机厂,成为了省内第一家股份制的国营企业。

(九)

▲教育是国家进步发展的原动力。 (袁晓强/图)

       这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正式出台,首次把免费的、义务的教育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大力发展教育,关注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这年秋季开学,师范生尤玉兰,从老家辗转来到信阳师范学校,怀着紧张不安的心情走进208宿舍。门开了,一个短发女孩从床上站起来,露出甜甜的微笑。她就是17岁的李芳。今年6月11日傍晚,河南信阳董家河镇绿之风小学像往常一样放学,李芳随队护送学生。突然一辆摩托三轮车闯红灯急速驶来,完全没有刹车迹象。李芳看见学生还没有走完,跑过去将学生推开,自己却被撞了,李芳用生命完成了“最后一课”。

▲夺取五连冠的女排队员们。(新华社发)

       这一年,第十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在前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举行,中国队3∶1胜古巴队,以八战八胜的佳绩完美收官,第五次夺得世界冠军,成为第一支在世界女子排球历史上连续五次夺魁的队伍。也是那一年,在众人叹息之下,她放弃了进入体制内做官的机会赴美自费留学,背起了“叛徒”的骂名——谁敢想,30年后的郎平又在里约奥运会上再显辉煌,一举夺回多年不敢想象的奥运会女排冠军。

▲在五连冠征战途中的中国女排。(新华社发)

       回想起来,虎年的1986,对于体育迷来说,最刻骨铭心的或许还是马拉多纳率阿根廷队夺得墨西哥世界杯冠军;1986年的世界杯最开始的主办地是哥伦比亚,但由于内战、社会暴力等问题,在国际足联代表团的施压下,哥伦比亚政府最终撤回了世界杯的主办申请,转而由墨西哥举办该届世界杯。而25岁的马拉多纳就像是这届世界杯的救世主,从来没有一届世界杯能像1986年世界杯这样贴上如此鲜明的个人标签。世界杯结束后,我国足坛知名人士专门在北京聚会为中国足球腾飞竟献良方,再议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抓出来多大的成绩来。

(十)

       在1986年的第一期《时代周刊》上,邓小平再次印上封面,这是继1978年作为“周的继任者”上第一次封面后的第二次。

▲1986年1月时代周刊,再次选用了邓小平作为封面人物。

       《时代周刊》是以故事选封面,1986年的故事是“第二次革命”,这短小精干的标题是对1978-1985年间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热潮的恰如其分的总结,经过上一年(1985年)《时代周刊》采访团在中国扎实的采访,他们承认中国已经解决了粮食问题,农民以承包制的方式解放出来,通过创办特区和优惠政策,越来越多的外资公司开始源源不断进入中国,城市改革和企业改革也即将开始。

       1986年严打,曾正法多名高干子弟,在上海横行一时的强奸、流氓罪犯陈小蒙、胡晓阳、葛志文等六人,分别被依法判处死刑、有期徒刑,对高干子弟判处死刑,“这还是第一次”。人民日报发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评论员文章,邓小平说“判得好”。

       这一年,是洛矿建厂30周年,有一个人专门在河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纪念他在洛阳矿山机械厂的一年,文章说,“我在洛矿的一年,实际上是上了一年的工业大学,我走出厂部,直接下到车间,与工人一起,参加生产劳动,与工程师技术员打交道,学习求教,这使我的眼界大开,增加了许多工业生产和管理方面的知识。”他就是习仲勋。

▲习近平和彭丽媛在福建东山岛。(新华社发)

       这一年,一位中国著名民族声乐歌手与一位厦门副市长走到了一起。见面那天,女方故意穿了条肥大的军裤,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看重外貌。没想到,男方穿得跟自己一样朴素,而且一开口就吸引了她。他不问“当前流行什么歌”、“出场费多少”,而是问:“声乐分几种唱法?”让女方一下子觉得跟眼前这个陌生人有了默契。   

       这位中国著名民族声乐歌手是彭丽媛,她相亲的对象,就是习近平。

       你好!河南40年

       抽丝剥茧河南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关键节点,聚沙成塔河南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画卷。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将持续推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巨献之作《你好!河南40年》,这是第九篇1986年。

来源:东方今报

编辑:方雨

 

 
 
 
 
 
 

 

浏览 1275 次

更多精彩内容>>
一键分享:

图文版>>


出品:大象融媒 | 技术支持:小象云
©2015 小象云 | 豫ICP备15006730号-1